世界大战爆发前,法国在法德边境修建了坚固的堡垒,德国选择绕道比利时进攻法国,法国修建的防线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俄罗斯帝国也是一样,罗马尼亚王国参战之后,俄罗斯帝国就要分兵防守罗马尼亚边境,避免同盟国击败罗马尼亚部队之后,通过罗马尼亚攻入俄罗斯帝国境内。

  和动荡不休的英国法国俄罗斯一样,德国又陷入一轮新的动荡,阿列克谢耶夫将军担任俄罗斯帝国总参谋长之后,在加利西亚发动新的进攻,奥匈帝国一败涂地,兵力损失超过一半,眼看覆亡在即。

  法金汉不得不派遣德军部队进入奥匈帝国,协助奥匈帝国作战,稳住奥匈帝国防线。

  但是法金汉和德国东线指挥官兴登堡、鲁登道夫严重不合,兴登堡借口东线无兵可调,法金汉只能将原本用于增援凡尔登的四个师调往奥匈帝国。

  这又引起了西线指挥官的不满,威廉皇储认为法金汉给西线的支持力度不够,在罗马尼亚参战后,一直不喜欢法金汉的德国首相贝特曼·霍尔韦格突然发现了解除法金汉职务的机会。

  兴登堡趁机逼宫,要求德皇威廉二世撤销法金汉的总参谋长职务,否则兴登堡就要辞职离开军队。

  现在的兴登堡,是德国的英雄,世界大战爆发后,兴登堡和鲁登道夫双剑合璧,在东线占领了相当于两个德国大的领土。

  威廉二世不敢冒失去兴登堡的风险,法金汉成为牺牲品,惨被威廉二世解职。

  威廉二世随即任命兴登堡为德军总司令,鲁登道夫担任总参谋长。

  这是世界大战爆发后,德军的第三位总参谋长。

  鲁登道夫担任总参谋长之后,下达的第一个命令给了法金汉,任命法金汉为刚刚成立的第九集团军总司令,负责对罗马尼亚的进攻。

  这对于法金汉来说是一个侮辱性的任命,鲁登道夫从训练营和东线给法金汉拼凑了一些部队,临时成立了第九集团军。

  世界大战进入第三年,德国内乱不休,俄罗斯帝国在艰难中挣扎,法国还没有找到获胜的方式,第六次伊松佐战役只持续了五天就结束了,和之前的五次伊松佐战役一样,意大利王国无法突破伊松佐河,奥匈帝国也无力反击,双方除了都增加了几万名伤员,没有任何进展。

  罗马尼亚原本被寄托极大希望,但是罗马尼亚的将军们自大又狂妄,法金汉命令德国将军马肯森指挥保加利亚军队越过多瑙河,进攻多瑙河畔的特途铠,特途铠的罗马尼亚王国守军将领兴奋的说:“这是我们的凡尔登”。

  结果战斗开始后,百分之八十的守军投降,剩下的百分之二十逃跑,守军将领在战前的豪言壮语成为笑话,这样的人,连个姓名都不配有。

  马肯森的部队随后进入黑海沿岸的多布罗加省,当地人不仅没有帮助罗马尼亚军队抵抗保加利亚人,反而帮助马肯森的部队驱逐罗马尼亚人。

  多布罗加省是罗马尼亚在第二次巴尔干战争期间占领的一个省份,居民大多是保加利亚人。

  参战前兴致勃勃的罗马尼亚将军们终于领教了世界大战的残酷,前线部队惊慌失措一路溃败,有些部队甚至向驻扎在多布罗加省的俄罗斯帝国部队投降。

  加入协约国之后,俄罗斯帝国可是罗马尼亚的盟友,用得着向盟友投降?

  阿列克谢耶夫命令多布罗加省的驻军将领把罗马尼亚人组织起来作战,俄军指挥官回复说:要让罗马尼亚人变得有纪律,就像让猴子跳米奴哀小步舞一样困难。

  罗马尼亚变得糟糕的同时,希腊王国也被卷入世界大战,达达尼尔海峡战役期间,希腊原本有机会获得更好的参战条件,现在一切都已经错过了,希腊错过了君士坦丁堡,错过了塞浦路斯,保加利亚向罗马尼亚进攻的同时,也在向希腊进攻。

  希腊军队的表现和意大利罗马尼亚的军队一样糟糕,有一个集团军的希腊军队一枪未发就向保加利亚军队投降,他们高高兴兴的坐上火车去西里西亚的战俘营,在那里安全度过世界大战。

  巴尔干半岛一地鸡毛的同时,尼维勒和曼京在策划新的进攻,罗克在等待坦克部队的到来,凡尔登和索姆河都陷入僵持。

  七月二十五号,坦克部队终于抵达法国。

  和英军秘密研发的“水柜”相比,南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重生南非当警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未曾相顾年华里只为原作者鲇鱼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鲇鱼头并收藏重生南非当警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