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大家,脑子里一片浆糊,深度卡文,欠更等我状态好一点就补上)

  古井街位置在星城最热闹的黄兴路步行街与人民路的交汇处下面一点,是一条颇具民国风情的老街,这条街的建筑是明显的江南风格,粉墙黛瓦、马头檐,高门楼,有着别具一格的风貌,非常独特。

  成默从人流如织的步行街走到古井街的入口处时,恰好看到白秀秀和高月美从一辆白色的丰田埃尔法保姆车上下来,冬天的太阳坠落的比较早,虽然才五点多,夕阳已经半残,绯红的颜色晕染了整条坡道,掉落了半树叶子的银杏在冷风投下了摇晃的树影,远处是摩天大楼简约极致的挺拔身姿,近处是极具风骨的古老线条向着文艺复兴里延伸。

  白秀秀穿着一套白色女款西装,长发稍微烫了一下,如微微起伏的波澜一般披在肩头;高月美穿了一条黑色粗呢裙配浅棕色的皮衣,两个人高挑曼妙的人儿站在夕阳里像是默片里走出来画报女郎,两个人的对比也恰如眼前的景致,一个是绰约多姿,明艳动人;一个洗尽铅华、优雅脱俗......

  成默看见不少路人忍不住驻足流连,仿佛在欣赏无上的风景,也跟着停下了脚步,但眼尖的高月美却发现了他,扬着一张笑脸向他挥手,成默顿时感受到了无数关注的目光,只能抱着一大把白月季走了过去,在不少路人的围观之下将花递给了白秀秀,带着微笑说道:“白董,生日快乐。”

  站在人行道上的白秀秀看着成默递过来的白月季楞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不动声色的冲着成默微笑了一下说道:“谢谢。”

  高月美自然想不到白秀秀为什么发愣,更想不到“林之诺”私底下和自己的嫂子关系复杂,给了成默一个赞许的眼神,挽着白秀秀的胳膊娇嗔:“嫂子,我认识他这么久都没有给我送过一次花,今天我没有叮嘱他,他还知道给你买花.....之诺真是对你有心了......”

  白秀秀将花递给穿着黑西装的司机,笑着说道:“说起来我也好久没有收到过花了。”

  高月美有些惊讶,“怎么会?追你的人应该挺多的吧!”

  白秀秀摇了摇头,没有解释原因。

  高月美说道:“哎,也是,我嫂子这么优秀的女人大多数人只敢仰望,哪里有勇气追啊?”

  成默控制肌肉笑了一下说:“我觉得肯定还是有人有勇气追的,不过白董未必看的上.....”

  “你们管好自己的事,不要担心我。”白秀秀没有看成默,只是淡淡的说。

  要换成旁人,听到白秀秀语气略带冷淡的话估计已经噤若寒蝉,但高月美一直和白秀秀关系不错,又是白秀秀的小姑子,对白秀秀那种威压感受并不深,反而嗔怪道:“怎么不担心,我爸妈都希望你能在找个好男人呢!”

  白秀秀知道高月美一向神经比较大条,无奈的说道:“先不说这个,我们进了餐厅在聊.....”

  高月美“哦”了一声挽着白秀秀向着古井街里面走,成默落在后面一点,跟着两个各具风采的女人越过了古井街门口的古井,古井上盖着一个红色的八角亭,亭子上挂着“老泉遗风”四个金字,两侧种着两株百年树龄左右的银杏,多半的枝丫都是秃着的,零星的黄叶吊在枝头瑟瑟发抖,走过凉亭就是一栋清朝样式的民居,红梁黑瓦、蒙着白塑料纸的窗棂,没有亮光的红灯笼在屋檐下微微摇晃。

  三人前后走进了一条狭窄的小巷,两侧都是青砖墙黑木板门,白秀秀的高跟鞋敲击着石板路,在静谧的小巷中响了起来,成默跟在后面,穿了高跟鞋的白秀秀和高月美一般高,两个人的背影极为美好,高月美的身线略微纤细,腰细腿长,洋溢着青春活力;白秀秀则较为丰腴,背直臀翘,走起路来摇曳生姿。

  成默也没有邪念,只是觉得看着美好的东西,确实能令人心情愉悦。

  高月美看着曲径通幽处的小巷有种穿越时光的感觉,叹道:“没想到步行街附近还有这么古色古香的地方啊!”

  “这里原先是‘湘江评论印刷处旧址’......”白秀秀说。

  “湘江评论印刷处旧址?”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地方让高月美有些迷糊。

  “《湘江评论》是五四时期的进步刊物。”白秀秀解释。

  高月美“哦”了一声,便看不远处的月洞门旁的上方挂着“百花园31号公馆”的黑底金子牌匾,月洞门的一侧还贴着一块金属牌,上面写着“星城不可移动文物点,湘江评论印刷处旧址,始于一九一六年”,高月美疑惑的问道:“不可移动文物点改成餐厅合适么?”

  “这里如今已经是私人的了,只要大致保持原有风貌就行。”白秀秀说。

  成默朝着门洞里望了一眼,里面是典型的厅井式结构,四面房屋皆相互联属,屋面搭接,紧紧包围着中间的小院落,因檐高院小,形似井口,故又称之为天井,天井的院子向来不大,不过此处装点的很雅致,四周的楼宇是木结构的绣楼,中间有一小池锦鲤,淡淡的说到:“保持不保持其实没有什么意义。”

  已经跨进院子的高月美回头问:“为什么?”

  成默低声说道:“湘江评论印刷处旧址有价值是因为伟人为1919年7月发行的《湘江评论》创刊号写了创刊宣言....真正的湘江评论印刷处在1938年的大火中已经成了灰烬了.....这里不过都是后来在遗址上修的,跟天心阁一样.....”

  高月美抬头看着掉了一些漆显得很是沧桑的木质回廊,雕工精美的栏杆虽然刷了桐油在阳光泛着光,却透着古旧的韵味,转角铺作的云纹雕刻里还有青色的霉迹,觉得完全不像是新修的,“不是吧?我看这里的东西很有古董的味道啊!感觉有些年月了,不像后面修的。”

  成默也在抬头观察这栋楼,须臾之后说道:“这里的主人还是花了一些心思的,这栋楼我猜大概是从湘西那边整个搬过来的吧?”

  白秀秀也回头看了成默一眼,正待说话,一个穿着旗袍的女子从右边的房间里走了出来,鼓了三下掌,微笑着说道:“厉害,我这里来了这么多客人,你是一眼看穿了我这栋楼是整个从湘西那边搬过来的。”

  成默循着声音望过去,雕着梅花的朱红色扇门旁边站着一个外貌雍容的女性,丰满的胸脯将丝绸面料的旗袍顶的很高,穿着肉色丝袜的腿从旗袍的开衩出露了很长一截出来,脸上施着一些淡妆,唯独唇上的口红比较红,衬的肤色很是白皙,长的不如白秀秀美艳,也不如高月美俏丽,但也是少见的美人了。

  成默只是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没有多看的意思,也没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反叛的大魔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未曾相顾年华里只为原作者赵青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青杉并收藏反叛的大魔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