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合一更新,一章补前面欠下的正常更新,打赏更新欠十一)

  成默起身,又去跟白秀秀调了一杯金汤力,这次他也给自己调了一杯干马提尼,他也需要一点点刺激让思维更加活跃,好能够让自己想清楚究竟该怎么做才合适。

  这个月漫长的思考并没有能够让他计算出继续在黑死病当卧底的风险更大还是收益更大。反而成默越想越觉得事情诡异,随着对黑死病的了解加深,让他知道了黑死病简直强大到无孔不入,“瘟疫”更是牛逼到炸裂的玩意,所有合法不合法的事情都能一键搞定,当然,前提是你有瘟疫这个APP,并且能够接受得起报价。

  而如此强大的黑死病,竟然这么轻而易举的让自己做了主导蓬莱山重建的负责人?

  成默觉得有些不合理,可这种事情也不是不可能发生,毕竟查理医生是个怪人。但不管怎么想,成默都觉得自己的身份暴露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继续为太极龙潜伏在黑死病,结果会如何是个未知数,而找机会离开黑死病,未来的路线能够更清晰一些。

  成默的内心十分的矛盾,他并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可在这一刻,他没有办法给自己一个完美的答案,这让成默觉得自己越来越不像自己。

  成默转头又看了一眼那副烧的残破不堪的油画,心想:也许是自己不够了解自己,以前会刻意的给自己添加一些标签,暗示自己具有这方面的属性,但那不过是表面的自己,而真实的那个他,在遇到困难的时候便会不由自主的跳出来。

  成默在晶莹剔透的酒液里沉入用鸡尾酒夹刺好的青色橄榄,他选择的是口味辛辣的DRY VERMOUTH,而不是口感偏甜的餐前酒,成默端起杯子轻轻的抿了一口,觉得人这种动物,适应性真是强悍,就在去年,他还滴酒不沾,如今却能对各种酒如数家珍.....

  可人生的乐趣不就是在于未知么?

  成默知道自己的心隐约偏向了告诉白秀秀实情,不过成默清楚自己并不是被白秀秀的美丽所征服,不是因为她给他两个亿花,更不是因为那遥不可及的赌约,仅仅是因为白秀秀为他洗过头发,并温柔的为他把头发吹干。

  虽然这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情,但成默却印象深刻,他也奇怪自己为什么把这件事记得如此清楚,连白秀秀拨动他发丝的细节都历历在目,略有些干燥的热风和她温暖的指尖,组成了风和日丽的初夏,那种感觉让成默觉得舒服和慵懒,让他能够幻想自己能够将头枕在某人的膝盖上,听着她朗读一篇幼稚的童话故事。

  成默端着杯子再次回到了阳台上,冬天在户外烤炭火是非常有意思的享受,成默将金汤力递给白秀秀。

  白秀秀接过杯子问:“准备在哪里过年?”

  “应该是回武陵。”成默说。

  “过完年打算继续回去上学吗?”

  白秀秀的潜台词自然就是黑死病的事情不需要成默了,成默有些纠结,心里天人交战,想到反正是载体做卧底,起码生命安全还是有一定保证的,他最多损失一些钱和经验值,除非太极龙的保护措施糟糕透顶,他才会将自己陷入危险之中。

  又想到白秀秀为了他还下了军令状,成默便喝了一口酒说道:“黑死病的事情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

  白秀秀笑了一下说道:“没必要勉强,既然井泉已经死了,那就算了吧!”

  成默抬头看着白秀秀,打算说出自己暂时获得了查理医生的信任,顶替井醒接替了井泉的职务,成为了蓬莱山的管理者,目前在负责蓬莱山重建的事情,然而他还没有开口就听到白秀秀接着说道:“潜龙组在欧洲的行动取得了重大突破,你李叔叔负责的颜复宁已经接触到了黑死病的一位核心人物,这次我去欧洲,就是去帮忙的,有些计划必须用到我的时间裂隙。”

  顿了一下,白秀秀说道:“所以,这边失败了就失败了吧!你也可以安心的读书了。”

  白秀秀这么说,原本应该解除成默的烦恼,可成默心头却升起了莫名的不爽,他按下想要告诉白秀秀实情的念头,面无表情的说道:“哦!好吧!”

  “等你考了大学,来我们升龙组.....我等你....加入。”

  白秀秀的话像是允诺又像是安慰,成默的心一向都被封闭在坚硬的石头里,他自然不会接受这样带着怜悯的好意,于是成默摇头,淡淡的说道:“我暂时不打算读书,至于加入太极龙这件事,我也还没有想好,过完年先把几个重要的遗迹之地走一遍,争取早点成为天选者再说。”

  “成默你未来的路还很长,没必要这么急,更何况你还有雅典娜的祝福,练级会很快,没有必要拔苗助长,慢慢来,夯实理论基础才是王道。”白秀秀似乎听出了成默的些许不满,语重心长的劝解成默。

  “不想在高中浪费时间了,谢旻韫能做到的事情,我也能。”成默刻意提了谢旻韫名字,这其中多多少少都有赌气的成分。

  听到谢旻韫的名字,白秀秀便不在劝成默,“上不上学你自己看着办吧!只是那个......”

  成默看到白秀秀的语气里满溢着为难,脸上还有一点点不自然,瞬间就明白了白秀秀要说什么,淡然的说道:“我现在就把真空衰变还给你。”

  见成默主动提起,白秀秀的表情也没有轻松下来,仍然满心歉意的说道:“抱歉,成默,不过如今也不需要你潜入黑死病了,你就体谅一下,等你进入太极龙之后,我再想办法帮你弄个好点的技能,只是不能保证一定是三A技能了。”

  成默抬起手腕,扭出系统,若无其事的说道:“白姐,没关系的,本来就说好是借的,现在还也很正常。”

  对此成默早有准备,因此真空衰变这个技能他根本就没有练习过,幸好胖子弗洛兰填补了成默输出技能的匮乏,要不然没一个好的输出技能,对于接下来成默想要刷遗迹之地,尽快收集齐A级评价,好完成通天塔的终极试炼的计划影响还是挺大的。

  白秀秀也扭开了天选者系统,低声说道:“你能理解就好。”

  两人很快就完成了交易,被系统抽走了一笔不菲的交易费用,白秀秀拿出手机说道:“这个钱我给你。”

  成默立刻拒绝,“我还花了你两个亿呢!对了,还有私募的钱,目前来说小有盈利,不过接下来估计我没有时间去打理了.....现在我在想该如何跟高校医解释,总不能又悄无声息的消失不见吧?”

  想到那个痴情的小姑子,白秀秀忍不住蹙了蹙眉,揉了揉太阳穴,才对成默说道:“一码归一码,这个钱又不是我出的,是组织上出的,至于那两个亿.....成默,我是真心把你当做一个值得培养的晚辈看待的,我一直都很欣赏你,希望你能明白,不管你能不能毁灭黑死病,这一点不会改变。”

  “只是欣赏啊!还真叫人失望。”成默举起杯子喝了一口辛辣的干马天尼,他发现自己从白秀秀的表情中看不到想要的情绪,也不知道是自己迟钝了,还是白秀秀隐藏的太好,总而言之,那些曾经叫他热血沸腾的豪言,似乎在白秀秀这里不过是个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的厥词。

  如今他没有了利用价值,于是往昔对自己的纵容也便没有了,变成了直接明了的划清界限的语句。

  成默知道自己不应该,但白秀秀的话却让他相当的厌烦和受刺激,幸好成默觉得自己还能够维持面无表情的状态,不至于失态。

  白秀秀没有回答,两个人陷入了缄默。

  不远处的湘江上有孤独的船只游过,冰寒的夜风掠过阳台上的花花草草,接近年关的城市夜晚显得格外寂静,灯光燃烧的都不似平常那么剧烈,这让天空中那些隐约的银星都露出了闪亮的瞳孔。

  成默将杯子里的干马天尼喝完,将杯子轻轻放在大理石茶几上,平静的说道:“白董事长谢谢您的招待,这么晚了,我就不打扰您休息,如果没有其他什么事情,那我就先走了。”

  说完成默就站了起来,白秀秀没有开口挽留,她裹着蓝色的羊毛毯看着并不那么遥远的江岸,直到成默走到阳台的门口,白秀秀才忽然说道:“成默,新年快乐。”

  成默在门口停了一下脚步,稍稍侧着脸说道:“也祝您新年快乐。”

  “你去刷遗迹之地,如果有什么麻烦或者不明白的地方可以问我。”

  “谢谢您的关心,不过应该没这个必要。”

  成默用一种疏远的礼貌将自己与白秀秀隔绝开,他知道自己不会再对任何人说那些放肆的话,在其他的女人面前展露一个原始的自己,他听见白秀秀略有些急促的呼吸和风声交织在一起,这个阳台忽然回到了那个他对白秀秀大谈“花道”的晚上。

  成默心想自己明明是有目的的让自己喜欢上白秀秀的,可如今这原本应该是虚假的感情为什么会因为伤痛变的真实起来?

  成默有些不明所以。他走进房间又看了一眼那幅被烧成残缺的油画,心想:也许人心不止能因为互相合拍而结合在一起,也能够因为伤痛和脆弱结合在一起。

  只是白秀秀是个足够强大的女人,她有足够坚定的意志控制自己的情绪,就像他一样,所以两个都很强大的人,是肯定不会因为伤痛和脆弱结合在一起的,只能沿着各自的道路向前走下去,不会为了谁后退,也不会为了谁而转弯。

  成默觉得有些遗憾,这遗憾如同洪水一般,不知从何而来,却波涛汹涌,瞬间将他淹没。

  成默关上白秀秀家的房门,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可惜他这天夜里都没有开启载体,没有听到白秀秀酒后的喃喃自语。

  “笨蛋,该强硬的时候不强硬,不该强硬的时候尽说些混账话,活该还是处男。”

  ............

  如果成默听到了白秀秀的话,一定会更懂得追女孩子的真谛,那就是“不要脸”,千万不能因为懦弱和无聊的自尊失去喜欢的人。

  可人生就是如此,年轻的时候我们总不知道什么时间点是合适的时候,该如何说恰到好处的话;等我们年纪大了,有阅历了,遇到了对的人,却会瞻前顾后,没有信心,或者没有时间去琢磨对方的心思。

  于是,恰如其分的话总是会轻而易举的错过最恰当的时间。

  ———————————————————————————

  成默第二天起来就离开了白秀秀给他准备的住所,将自己不多的东西搬到了社科院那栋老旧的房子里,最终他还是没有回武陵过年,只是跟叔叔打了个电话,说母亲联系了他,让他去美国治病。

  叔叔自然不会阻拦成默,只是问成默要不要陪他一起去,成默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反叛的大魔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未曾相顾年华里只为原作者赵青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青杉并收藏反叛的大魔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