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合一更新)

  成默站在锥形光柱的里面躬身致谢,他面前的女人们表情都无限陶醉,成默的脸上并没有呈现出骄傲、欣喜或者蔑视,而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返回吧台之后,点酒单铺天盖地的汹涌而来,成默每天十一点准时上班,十二点之前都是为吧台的客人服务,十二点花式调酒表演结束之后才会为卡座调制鸡尾酒,每天的这个时候,每一桌慕名前来的客人都会点上几杯甚至十几杯鸡尾酒。

  不过并不是所有的的要求都会得到满足,实际上他改变了原来收单做鸡尾酒的策略,而是会拿着点酒单去到每一桌,亲自去询问每一位客人,为什么要点这种鸡尾酒?

  如果发现对方是初次接触鸡尾酒的客人,便会根据对方的性别、年纪、穿着打扮来给他(她)重新推荐一款适合对方的鸡尾酒,同时不动声色的说一些有趣鸡尾酒的小常识和小故事。

  今天同样是这样,成默按照顺序拿着酒单来到了第一个卡座,毫无疑问全都是为他而来的几个熟客,这几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大姐姐都是在星城做生意的女老板,有开服装店的、有开美容店的、还有开餐饮店的,其中有两个都已经离过婚,她们几乎每天都是最早过来,最晚离开的。

  成默拿着点酒单扫了一眼,装成对她们一无所知的样子,表情冰冷的问了几句,几个女性并没有因为成默的态度冷淡而不高兴,反而表现除了理所当然应该如此的样子,依旧一脸期待的努力和成默沟通着,哪怕只是得到了成默一个“嗯”字的回复,脸上都会浮现出心满意足的表情。

  成默跟这一桌的女性说了几句话,推荐了两款鸡尾酒,稍稍改变了一下点酒单,就回到了吧台开始调酒。接着是第二桌,同样是为了他而来的一群女性,不过这几个都是已婚少妇,成默更要保持距离。

  调完了前面两桌酒就轮到了高月美和沈幼乙这一桌,成默拿着点酒单看了一眼,掀开帘子走进卡座,口气淡然的说道:“两位点的是边车和马天尼.....请问两位有没有口味上的要求!”

  高月美听见林之诺一副不认识她们的样子,感觉肺都被气炸了,翘着二郎腿双手抱胸语气有些生硬的回道:“没有。”

  成默仿佛完全没有听出高月美的不爽,“我调的马天尼水会比较少一点,没有关系吧?”

  “没关系。”高月美扬着头用高高在上的语气回答。

  “好的。”成默撕下点酒单稍稍弯腰,从大理石茶几上拿起棕色的真皮票据夹,将点酒单夹了进去转身离开。

  高月美放下架着的腿,接着又放下手撑着沙发的边缘,转头看了一眼成默,回过头哼了一声说道:“我就没见过比他调子更高的男人,他以为他是吴彦祖还是金城武?”

  沈幼乙笑着说道:“我觉得光说皮相的话,他还更帅一些。”

  “男人不能只看脸!我最讨厌小白脸一样的男生了.....”高月美又有些生气的说。

  沈幼乙弹了弹手中的问卷,“好像也挺有文化和品味的!”

  高月美抬头看着沈幼乙,嘴角泛着有些吃味的笑容,“喂!你这么帮他说话,是不是看上他了?”

  沈幼乙轻笑着,极其自然的脱口而出,“我早说过他不是我的菜。”

  高月美不经意的问:“你有说过吗?”

  沈幼乙也楞了一下,“我记得....我是说过的吧?”此时沈幼乙正皱着眉头在回忆,可她在脑海里搜索了一遍,却全然想不起自己在什么时候有说过这句话。

  高月美见沈幼乙想的认真,打断她的思绪,“我就随口一说,对了,你不是说你妈这些天老叫你去相亲吗?怎么样?有没有遇到合适的?”

  沈幼乙摇了摇头,“我都没答应,感觉相亲....实在有些奇怪。”

  “对!对!真别去,谁知道会遇到什么奇葩?我一个姐妹相亲了十三次了,她说她就没遇见过一次正常人,全是奇葩,什么相亲结束不交往给她发账单AA的啊!什么第二次约会就提出要开房,试婚的!什么还没见面,男方先发短信过来:你好,你知道我是谁吧,我现在在外面忙,请发近照到我邮箱,等我办完事回去查收.....我朋友也是牛,直接回了句,你以为你是HR吗?是不是见面的时候还得穿正装?”

  “你猜对方怎么说?听说你是公务员,穿制服最好,记得化点妆.....”

  沈幼乙掩着嘴笑的花枝乱颤。

  高月美自己也笑的不行了,一边拍沙发一边说道:“对了,对了,还有一个更无厘头的,她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比较正常,条件不错,长的也还不错的,她就问他为什么来相亲,那男的说其实他也不想,只不过他爸病入膏肓,想让他结婚冲喜......”

  这下沈幼乙再也忍不住了,把头埋在抱枕里,斜扑在了沙发上闷着笑。

  恰好成默端着酒过来,便看见了这惊心动魄的一幕,沈老师在学校里极少穿黑色衣服,更少穿裙装,一般都是穿的浅色系比较宽松的套装。但今天也许是因为要来酒吧,所以穿了一件黑色的绸缎露肩连衣裙,准确的说应该是深蓝,绸缎在灯光下泛着流动的光泽,有些像是睡衣的材质,及膝的裙摆虽然很宽松,但包臀的地方却绷的很紧,裹出了一段曼妙的曲线,尤其是在她斜趴着的时候,配合胸前流淌着山峦,营造出了慵懒而诱惑的睡美人图景。

  这让成默想起了《阳光灿烂的日子》,那些被删除掉的镜头,阳光温热,穿着红色泳衣的米兰站在贴满白瓷砖的浴室里站在马小军的面前。又或者《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中的少年雷托纳每天放学,他奔跑到路边,只为等待风姿绰约的玛莲娜从他身边轻轻走过。他在傍晚时分,爬上高高的屋顶,只为能看到玛莲娜在客厅里一段孤独的舞蹈。他能做的只有等待、关注和幻想。

  也许每个男生的心里都存在这样一位女性,就像《阳光灿烂的日子里》里宁静所饰演的米兰,就像《西西里的美丽传说》里莫妮卡.贝鲁奇所饰演的玛莲娜,她们有些存在在现实中,有些存在电影里,是我们心中的一个幻象,是青春记忆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少年时代的我们对美好异性的一切都是充满好奇的,这种好奇并无邪念,所向往的也不是禸体,我们期待的是一种隔着轻纱的朦胧感,是来自成熟异性的隐约和禁止之美。

  她们像漩涡一样吸引着我们的视线,可我们却永远无法触及。

  高月美见成默将视线落在了沈幼乙的身上,忍不住心中微酸,“看什么看?没看见过美女笑场啊?”

  成默将视线转到高月美的脸上,没有回话,只是两只手指夹起马天尼,放在高月美的面前,然后将边车,放在了沈幼乙的面前。

  这时沈幼乙已经从沙发上直起了身子,她伸手捋了捋有些凌乱的长发,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摆在面前的橙色酒液,没有去看林之诺,也没有去看高月美,心中却对林之诺更加反感了。

  成默也没有打算多留,淡淡的说道:“请慢用。”

  说完就转身准备离开,高月美却举起了问卷,喊道:“等等!把分打了!”

  成默停住了脚步,伸手接过问卷,快速的翻了一遍,将问卷放回了茶几上,“不好意思,八十六分,不合格....请下次努力。”

  听到林之诺的话,高月美彻底的爆炸了,腾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林之诺,你什么意思?”

  成默平静的看着高月美,“五十道题错了七道,扣十四分.....你可以把问卷拿回去自己在好好看看。”

  高月美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是不是针对我?文经理明明说很多八十分的你也会算过的.....”

  “别人是一个人做的。”成默面无表情的回答。

  “你......你又没有说不许两个人做!”高月美知道自己在强词夺理,可她就是忍不住想要和林之诺吵架。

  “高小姐.....争这些没有意义。”成默的语气依旧很平淡。

  “是,是.....我做什么都没意义!”高月美觉得前所未有的挫败,觉得自己付出了那么多,林之诺居然连眼神都没有在自己的身上多停留片刻,反而更加关注沈幼乙,她已经失望透了,原本就已经碎了一地的心,又被林之诺狠狠的践踏了一遍,她伸手提起了沙发的坤包,想起自己那么傻,就算知道眼前这个男人骗了她还满心期望的赶了过来,希望他能给个解释,哪怕继续欺骗也好,然而却只得到如此冷漠的对待。

  想着想着她的眼眶就有些红,连眼泪都泛了出来。

  沈幼乙并不清楚高月美和林之诺之间发生的事情,有些惊讶高月美的情绪失控,她和高月美认识这么久,知道高月美是个有点小骄傲的人,从未曾在公众场合如此的失态,于是也跟着站了起来,伸手抓住了想要走的高月美,“小美,怎么了?”

  高月美强忍着心里的酸楚,语气不屑的说道:“没什么大不了的,林之诺你以为你是谁.....我....我现在就跟我嫂子打电话,叫她把你开除.....”

  得到保安通知,知道情况不对的大眼文也赶了过来,冲进卡座拉着成默的手臂,“之诺....你怎么惹高小姐不高兴了?赶紧给高小姐道个歉.....”

  话刚落音,大眼文还没等成默开口,就连忙对高月美鞠躬,“高小姐,对不起,对不起,林之诺他这人就是脾气臭了点,这个酒吧的人都知道,不是有意得罪您的,您千万别介意....”

  弯着腰的大眼文还伸手扯了一下成默,低声说道:“快点跟高小姐敬杯酒赔个礼!”

  这时卡座里发生的一切都被两侧的女人们看在了眼里,卡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反叛的大魔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未曾相顾年华里只为原作者赵青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青杉并收藏反叛的大魔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