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穿着女仆装的漂亮女郎们将印着牛津和万灵学院标志的餐具摆放完毕,汤姆塔悠扬的钟声也随之响起,清亮而悠远的钟声预示着时间已经来到了六点整。

  坐在中间那条餐桌最前面,穿着红袍黑袖外袍,后背的披肩都长的拖到了地上的老头环顾四周,咚的一声敲了下桌子,原本在说话的人们全都肃静了下来,然后全场起立。

  见众人都一脸肃穆的站了起来,颜复宁自然也跟着站了起来,看见敲桌子的老头摘下了头顶上的博士帽,露出金色的地中海,他最后一个站起来,吧啦吧啦的开始说起了拉丁文。

  颜复宁对宗教和文学也是没什么兴趣的,自然没有研究过拉丁文,只能听的懂很简单的一些词汇,大部分都是祷告,但眼前这位老先生的祷告和教堂的祷告又似乎有些不太一样,这其中“veritas”(真理)这一词出现过好几次。

  不过结束语颜复宁算是完整的听懂了,那就是他曾经在校园里看见过好几次的牛津校训:“Dominus illuminatio mea!”(上主是我的亮光)

  在老头说完这句所有人都耳熟能详的话之后,众人集体“amen“(阿门),随后全部坐下,此时餐包也摆上了桌子,颜复宁将餐包从篮子里拿出来,忽略了放在盘子一旁的三把餐刀,拿起盘子上方的单独摆放的一把银质的小餐刀开始切片。

  倒不是颜复宁矫情,切面包只能用摆在盘子上方的点心刀来切,不能用主餐刀,不仅如此,切片还要始终从某一头切到另一头,这个倒不是礼仪,而是习俗。

  威廉·佩里·卡文迪许介绍了一下刚才主持祷告的是他们的院长——爱德华.菲查伦.霍华德,是现任的第18代诺福克公爵,霍华德家族的掌门人。

  不过威廉·佩里·卡文迪许并没有开口介绍霍华德家族的历史,实际上这一点大有可以说,著名的电影《另一个波林家女孩》就是说的霍华德家族旁系——博林家族、霍华德家族与亨利八世的事情。

  历史往往比现实还要狗血,当时都铎王朝第二任君主亨利八世主政时期,有一半霍华德血统的博林家族出了两个美人,这两个美人一个成为了亨利八世的王后,一个成为了他的情妇。

  这时霍华德家族也出了一个美人凯瑟琳.霍华德,而它也就是亨利八世第第六任王后,不过流水的王后,铁打的情妇,最后王后们全都被斩首,只有情妇玛丽.博林活了下来。

  威廉没有提及,于是众人都默契的没有讨论这些历史问题,其一这是对为尊者的不敬;其次亨利八世的第三任王后是珍.西摩,也就是格温.西摩的曾曾曾曾曾曾.....姑奶奶。

  倘若是成默在这里肯定能联想起这些背后的狗血故事,只是颜复宁不是成默,他对于历史仅仅是略有涉猎,完全不知道坐在自己周围的人,祖上都是上过电影和电视连续剧的重要历史人物。

  而威廉·佩里·卡文迪许的祖上也有大名鼎鼎人物,那就是剑桥卡文迪许实验室的创办人著名的化学家,物理学家亨利·卡文迪许。

  要换在平时颜复宁肯定想的起来眼前这个威廉·佩里·卡文迪许和亨利·卡文迪许肯定有关系,不过自从进到万灵学院之后他的神经一直处在高度的紧绷之中,一直在默默的记那些能够看的到的监控位置,所以思维完全没有朝着这些不重要的事情上面想。

  另外他还要记住这个学院里的每一张面孔,毫无疑问这些人都是天选者,同时要对比李济廷给他的照片找出目标人物,并要根据万灵学院的建筑以及地形推测隐藏在地下的真正的万灵学院到底如何进去。

  此时的颜复宁必须得一心四用,不仅得兼顾和威廉他们聊天,还得想办法完成任务。

  颜复宁一边和威廉聊着爱因斯坦流形,对其相关性质进行了讨论,还探讨了爱因斯坦流形与常曲率黎曼流形之间的关系,一连串“2维和n(n≥3)维”以及“3维连通的爱因斯坦流形(M,g)必为常曲率黎曼流形”这种类型的专业术语听的一旁的冯贞贞与格温.西摩如坠云雾。

  不过两个女人都和普通女人不一样,知道男人们在满怀热情的投入一件事情之中时,女人最好的做法就是和他一起投入其中,就算不能,至少也不要打扰。

  颜复宁和假装和威廉谈论的极其投入,这时已经在上开胃小吃,按照英餐的流程接下来就是主菜和餐后甜点,颜复宁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必须得抓紧一点,于是他一边回答,一边假装下意识的看着放在餐盘旁的一排酒杯不经意的说道:“你这个问的真棒,非紧完备爱因斯坦流形上无穷远处切锥的唯一性一直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问题,我们将先证明较小的Ricci曲率上的三个新的单调性公式,并说明它们和向切锥收敛的速率有关......如果这个时候有一杯酒,来润润喉咙那就在好不过....”

  威廉正待下文,连忙转身喊来了食堂的服务生,叫他拿红酒过来,随后对颜复宁笑着说道:“非常抱歉,我们牛津的酒没得选,他送过来喝什么,我们就只能喝什么.....”

  “没关系,其实我对品酒什么的一窍不通,我只是喜欢那种有点醉的状态下去思考问题,那会让我有无所不能的感觉.....”

  “对!对!我也是这样,尤其是微醉之后,在做出来一道巨难的题目之后,那种快感,简直让人无法形容。”威廉也兴奋了起来,眉飞色舞的说。

  “那我们可要好好的喝一杯!”颜复宁其实不怎么爱喝酒,更没有在喝了酒之后思考问题的习惯,但英国人极少有不爱喝酒的,并且英国年轻人中有一种以狂饮、滥饮、一醉方休为荣的不良文化,很多年轻人都经常因受同伴压力而被迫拼酒,就算是贵族也不能免俗,因此颜复宁便把自己教授的爱好安到了自己的身上。

  “当然....我记得有句华夏谚语是怎么说的?”威廉顿了一下,用他憋足的中文说道:“酒逢知己千杯少!”

  于是颜复宁和冯贞贞都应景的笑了起来。

  等穿着燕尾服、白衬衣打着黑色领结的服务生端着一瓶没有标签的红酒走过来的时候,威廉解释道:“我们学院的红酒是全部撕掉了商标的,这些葡萄酒全部来自在三一学院的地下,那里有一个藏有数千瓶葡萄酒的酒窖,都是那些爱好品酒的导师们搜罗来的,不过我们品尝的时候必须盲品,所谓‘盲品’就是在未知酒标信息条件下进行的一种品酒方式,由我们通过品尝来判断葡萄品种、产地和年份等特征.....如果没说对,那么对不起,你就不能喝下一杯了.....”

  “哦!这是我觉得你们学院最棒的一条规则了!要不然你们这些人就会毫无顾忌的把酒窖里的藏品给喝光.....”一旁的格温.西摩放下刀叉,用餐巾擦擦了嘴微笑着说。

  颜复宁却觉得这条规则实在糟透了,早知道有这么一天,他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反叛的大魔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未曾相顾年华里只为原作者赵青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青杉并收藏反叛的大魔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