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脑抽大佬的掌门打赏,感谢出云的弦月的万赏)

  这个夏初的夜晚,大概与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音颜酒吧的玻璃窗户外霓虹依旧闪耀,粗大的白色合金柱子像是蛛网一样张在透明墙壁上,道路上车水马龙如流泻的灯河,穿着时尚的年轻人在这不夜的街市聚拢和散去,像是一朵七彩的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一切似乎与往常并没有不同。

  但对于梁君伟来说,这是噩梦般的一个夜晚。

  此时在音颜酒吧的内部,悠扬又慵懒的沙发音乐没有停止,但空气中弥漫的并不是闲适的气息,音乐越是叫人松弛,就越显得此刻的场景愈发诡异。

  大厅里的人不多,除了大眼文、凯文、成默、两个女保镖、七八个穿着迷彩服,站在大厅周围的保安,还有一排面色发青像是在等待极刑的人跪在酒吧的木地板上,对于这些跪在地上的人来说,他们不在初夏,仿佛是身处一派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在不停的侵蚀着他们的躯干。

  而这寒冷的源泉,就是优雅翘腿坐在天鹅绒沙发上一个白衣女子。

  整个酒吧里,只有她一个人坐着的。

  成默此刻跟随大眼文站在沙发的侧后方,大眼文的旁边是凯文,而不远处,沙发的左右站着两个穿着黑色套装的女保镖和一个穿着套裙衬衣带着眼镜的女秘书,成默的角度看不见白衣女子全部的容貌,只能看见那青黛色的长发半掩着的侧面轮廓。

  跪在舞台下方,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听到白衣女子不带情绪的话语,隔着还在哀哭的梁君伟的母亲狠狠的甩了梁君伟两个耳光,转头对着沙发上端坐的白衣女子道:“白董,不仅钱我们认赔,这个畜生该受到怎么样处罚,就让他受到怎么样的处罚,是我们管教无方,自食恶果....”

  一脸玻尿酸的中年女子也跟着说道:“白董,钱我们赔,您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们家小伟吧!他只是一时糊涂,他平时很乖的,一定是他的那些狐朋狗友把他教坏的....”接着中年女子不轻不重的推了一下跪在一旁的梁君伟道:“你说,你这药是哪里来的?谁教唆你的!?”

  跪在最边缘的万梓晨汗出如雨,忍不住挥手用衣袖擦了擦额头。

  梁君伟低着头一言不发。

  中年女子眼泪又一次掉了下来道:“你这个化生子(畜生、不孝子),花了那么多钱送你出国,你不好好读书,偷偷跑回来和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来,你要我们以后怎么出去见人?”

  中年女子又把责任往旁人身上推,一旁的飞机头少年有些不乐意了,跪着低声道:“阿姨,这事情我们真不清楚,和我们没关系啊!我们只是被梁君伟叫来占位置的。”

  有人带了头,接着另外几个人也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撇清自己的关系,只有最边上的万梓晨静若寒蝉。

  顿时,原本静谧的音颜喧闹了短暂的一下,但很快就安静了下来,之所以这么快安静,是因为坐在沙发上的女人皱了下眉头,于是所有的杂音都戛然而止,只剩下了悠扬的音乐声音。

  白衣女子并没有说话,只是闭着眼睛等站在舞台上的红衣歌手将一曲《young and beautiful》唱完,才挥了一下手,示意不要在唱了,等乐队退下,白衣女子叹了口气道:“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这句话响起,酒吧里的气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反叛的大魔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未曾相顾年华里只为原作者赵青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青杉并收藏反叛的大魔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