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手间里并不明亮的灯光让人觉得迷离,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檀香味道,有个穿着制服的老婆婆正在拿毛巾擦着白色的洗手台。

  高月美走进洗手间就发现自己的腿十分的僵硬,像是没有了知觉,很明显因为酒精的作用,药效发挥的比她想象的要快,她走到洗手台的前面,双手撑着白色的大理石台面,她看着繁复花纹的黄铜镶边镜子里的自己,像是另外一个人一样。

  高月美使劲的摇晃了一下脑袋,让原本整齐的pixie短发一下就凌乱了起来,不过这完全不影响高月美的美丽,只是原本的俏丽与精致变成了野性与娇艳。

  不过此刻高月美完全无心欣赏自己,她打开水龙头,然后稍稍弯腰接了一捧水,低头准备吞咽下去。

  可刚吸入口中,那一股子混合着铁屑味的氯气口感,让平时只喝FIJI矿泉水的高月美忍不住立刻又吐了出来,她干呕了几下,抬起头来,想到一口自来水根本解决不了什么问题,于是打算弄点矿泉水来救急,喝自来水她实在接受不了。

  这时高月美意识还相当的清醒,只是身体有些不听使唤了,她没有接老婆婆递给她的纸巾,只是从香奈儿里面抽了张百元大钞递了过去,然后踩着高跟鞋歪歪扭扭的走到了洗手间门口。

  这一路还和好几个进来的女人还发生了碰撞,高月美不停的说着“抱歉”走到洗手间门口,还没走出去,就看见了站在女洗手间门口不远处正等着的梁君伟。

  高月美顿时停住了脚步,靠着有些冰凉的贴着黑白色马赛克的墙壁犹豫了。

  因为她也不知道这个时候梁君伟过来强行要扶她,还有没有力气挣扎,她发现了自己的意识正在不知不觉的快速流逝,因为她已经忘记了自己什么时候走到洗手间门口,也忘记了离自己给嫂子和沈幼乙发信息过了多久了,她甚至忘记了现在她依旧可以掏出手机打电话....

  高月美脑子一团乱麻,只是不停的在后悔自己离开座位来洗手间,她觉得自己应该老老实实的在位置上呆着,这样起码还有林之诺看着她.....

  这种后悔的情绪在高月美的脑海中闪过,其实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当她看到梁君伟不知道说些什么,念念有词的向她走过来的时候,她的心里只剩下了惊恐。

  高月美觉得自己就像是被魔术师从黑色礼帽里抓出来的兔子,浑身颤抖着看着台下观众面露笑容,而自己却在等待未知的结局中焦灼。

  高月美想喊叫,但此刻γ-羟XXX的效果让她连呼喊都已经没了力气,只能无力的小声呢喃,她无意识的向下挪了挪了身体,像是失去了支撑,不过高月美知道自己不能慌张,必须得撑住,于是很快她竭尽全力的扶着墙壁站了起来。

  但这种深陷于泥潭的感觉还是在慢慢的吞噬着她,走廊上的白色吸顶灯那么明亮,那光线多么的温暖,可是她却觉得浑身冰冷,茫然无措,惶恐无助。

  她看见梁君伟漆黑的瞳孔里仿佛是无尽的深渊,充满怨恨与毁灭的深渊。

  高月美多希望这个时候又人能够来帮帮她,把她从这个叫人绝望的地方带走。

  ———————————————————————

  梁君伟看着高月美粘着一些水迹的完美脸颊,那滑嫩的肌肤像是透明凝脂,上面凝固着害怕的表情。

  即使是害怕,对面的这个女人还是让人心动和冲动,尤其是那一双颀长的双腿,被黑色的破洞牛仔裤裹的丰腴又曲线分明。

  梁君伟忍不住心潮澎湃,此刻他已经完全忘记了一切可能的后果,迷失在了高月美无声的诱惑之中,他被眼前火焰一般的美所吸引,像只飞蛾一般的扑了过去。

  这一个瞬间所有的担忧都消失了,他的脑子里只剩下了一个念头,快点把这个女人带走。

  巨大的不可遏抑的冲动怂恿着他朝着高月美逼进。

  欲望将他的灵魂烧成了灰烬。

  高月美看着带着诡秘笑容靠近的梁君伟,下定决心一定要拼命挣扎。

  这时恰好有刚上完洗手间的两个女人里面走了出来,与高月美擦肩而过,高月美像碰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想伸手抓住其中一个女人的胳膊,结果突然听到旁边的女人惊叫了起来:“那不是那个叫小林的帅哥调酒师吗?哇!哇!本人好帅!我们找他去合影去.....”

  高月美手只是碰了一下这个女人的胳膊,就楞住了,她顺着这个女人的视线望了过去,就在她未曾注意的侧面,林之诺正双手抱胸用肩膀倚墙而立,他的面孔像是柔软又遥远的泛着月光的白雪,像是永远不会被世俗污染的清冷与洁白。

  这一个刹那,高月美感动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原来他并不是那么冷漠无情,原来没有被抛弃是如此的幸福,原来被拯救的感觉是如此的欣喜,原来这个世界上真有都教授这样的人存在。

  高月美鼓起了自己全身的力气,一把推开近在尺咫完全没有防备的梁君伟,然后挤开她前面的两个女人,跌跌撞撞的像成默冲了过去去。

  身体的本能促使着她靠近他,她最后残留的意志呐喊着让她抱紧他,像是溺水的人搂住了漂流的浮木,像是掉下深渊的人抓住了一根绳索.....

  ————————————————

  成默清清楚楚的看着高月美向他奔了过来,他只是打算悄悄看着,不让梁君伟把高月美带走就行,哪知道药效发挥的居然如此之快,让高月美已经处于了一个十分危险的状态,于是她只能放弃矜持向他冲了过来。

  有些变量真是无法计算的。

  此刻成默避无可避,如果他让开,后面就是楼梯,以高月美这样的状态,肯定刹不住车。

  从这样陡峭又狭窄的楼梯滚下去,非死既残。

  于是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平时穿着白大褂走路带风的高校医,真的像一阵风一般扑进了自己的怀里,一阵柔软、香甜又温暖的风。

  她的鼻息间还带着干邑白兰地的柠檬花香,她的身体软和的像是奶油蛋糕,仿佛稍稍用力就能勒出香甜的蜂蜜,她搂着他脖子的手臂靠着他躯干的身体还带着旖旎的温热.....

  第一次和女人如此亲密接触的成默很难形容此刻的感受,尤其是在载体的触感格外敏锐的状况下,作为一个十六岁的少年,被校医小姐姐如此亲密无间的抱住,这让一向冷峻的成默脑子里都短暂的出现了一片空白,面无表情的脸上染上了一丝丝难以易觉察的红晕。

  他伸手想把像树懒一样挂在他身上的高月美推开,但高月美却将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一句小声又无助的:“帮帮我,我害怕。”

  这柔弱的像是乱雨中颤抖着的梨花般的声音让第一次经历这种状况的成默有些不知所措。

  成默实在没有想到高校医居然会视他为救星毫不犹豫的就向他扑了过来,要知道高月美落到这个地步,他其实也算小半个帮凶,成默想推开高月美的双手在空中凝滞了一下,然后他就看见了梁君伟充满怒火的眼睛。

  那是嫉妒、是怨恨、是毁灭.....

  梁君伟失去理智的怒吼道:“放开她!”那表情就像是成默是反派,正在挟持他的女人一般。

  这叫成默有些无语,他本不那么想和梁君伟起直接的冲突,但既然答应了凯文过来,就计算到了有可能会和梁君伟起龌蹉的可能性了,成默也不是那么担心,毕竟他处在载体状态没必要那么担心被报复,只是可惜必须提前结束他的酒吧打工计划了。

  被凯文算计虽然不是那么愉快的事情,但也没有那么难以令人接受,成默对于大眼文和凯文的权利之争没有兴趣参合。而他之所以能被算计到,归根结底,并不是凯文的计谋够厉害,而是成默并没有理智到冷血,没有完全忽略高月美的安危。

  毕竟抛开林之诺的身份,作为成默来说,他还是欠高校医的。

  其实成默觉得这样也好,他也不用找理由拒绝大眼文,离开酒吧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也是他想要做的事情,这样他可以把时间集中在研究载体上面。

  反正高校医给的两万加上今天提成的五千,还有这些天在酒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反叛的大魔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未曾相顾年华里只为原作者赵青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青杉并收藏反叛的大魔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