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合一更新,十二点前还有一更)

  尼古拉斯看着眼前的女人瞳孔逐渐放大,然后美丽的头颅就这样垂了下来,下意识的在胸口划了一个十字,轻轻的说道:“这个世界不是你的家园,所有人的归宿都是天父,我们将通过死亡之门将进入永恒的天国。父啊!请收下这个虔诚的灵魂吧!宽恕她自杀的罪!”

  尼古拉斯放下手,抚了一下金恩娜的双眼,让她进入永眠,那动作庄严的就好像他真是一个牧师。

  人在面对不可理解的事情时,宗教就是最好的慰藉,尼古拉斯今天彻底的相信了神的存在,虽说他从小生在东正教徒的环境之中长大,但并未真正的有过信仰。

  实际上纯粹的斯拉夫人尼古拉斯家里世代都是东正教徒,从小就常常见父母在教会服事(《圣经》中提到“服事“,并非特指对上帝,而多指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帮助。无论是对人,还是对上帝,统称“服事“),他也很自然的成为小东正教徒,并且小时候还是敬虔的东正教徒。

  尼古拉斯从小接触信仰,理所当然的信仰上帝,因为父母虔诚,在教会服事也成为了理所当然。小时候他参加所有的活动都非常积极,什么都跑在最前头,无论主日学、夏令营还是查经班。

  如果从教会表现来评价一个人的学习能力的话,尼古拉斯自认为他从小就是一个很好的学习者和适应者,因为他成功地做到了以上所有要求,变成了教会里人见人爱的信徒,但凡提起尼古拉斯,教会里的叔叔阿姨一定会竖起大拇指大加赞扬:“这个小家伙啊,生命可好啦!从小就参加教会的服事,多好!”

  “这就是教会下一代传道人啊!”

  教会牧者也非常欣赏他,所以在他7岁的时候就为他施洗。

  这一切都很好,就在当时他也以为自己将来一定会成长为一个牧师,他觉得他这一辈子一定会这样好下去。但是,上帝似乎不这么认为。看起来非常好的生命,里面却并没有真实的与上帝的关系,而只是头脑中的糊涂的信仰。

  进入初中以后,尼古拉斯的生活开始失控,因为失业,他的父母要去更远的莫斯科找工作,于是给他安排了寄宿学校,自由自在的生活也随之而来。

  寄宿学校里面的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他超喜欢在里面,这一切实在太吸引人了。少了父母的约束和老师的看管,他只需要每个月回家后在父母面前表现的对服事积极就够了,至于学校发生的事情他们一概不知。

  如果这个时代一切正常的话,那么这也不过是他人生中的一个小插曲,等他长大自然就会醒悟,也许他还能够成为一个牧师,就算不会是牧师也会是个虔诚的东正教徒。

  然而在一个不正常的社会,他的命运就会落入到极大的黑暗中。

  尼古拉斯初中时正处在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社会最动荡的时期,在叶利钦统治的时代中,俄罗斯的局势异常的复杂诡谲,这种混乱程度是任何人都没有预料到的。

  在叶利钦时期有成千上万的现代企业被迫关闭,甚至被洗劫一空,这还不包括学校、医疗机构、俱乐部、图书馆、少先队活动基地、幼儿园等等。

  解体后的苏联变成了俄罗斯,并迅速衰退为殖民地性质的国家,98年的时候俄罗斯失业人口达到了两千五百万,还没有救助金可领。

  大多数的俄罗斯老百姓处境十分艰难,他们就是被肢解的苏联的最大受害者。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惨,作为金字塔顶层统治者们,大肆的借着私有化的机会侵吞俄罗斯的国有财产,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利益集团——寡头。

  不过这一切都与身为平民的尼古拉斯以及他的好兄弟们无关,他们在学校里开始连饭都吃不饱了,原本只要8卢布的热餐成倍的涨价不说,东西还少的可怜,原来四块的面包变成了两块,红菜汤里根本捞不出什么吃的。不要说吃的,就连喝的水都有问题。

  街上游行和骚乱不断,垃圾车边聚满了寻找食物的人,各种犯罪事件层出不穷,人命开始变得不值钱。

  尤其是在苏联解体之后,一些被关押的犯人被释放,他们也随之流入社会。经历过最残酷环境的折磨存活下来的人都是亡命之徒,个个穷凶极恶,到了社会上兴风作浪。

  在当时的情况下犯人们更是无路可走,只能选择走黑道。在苏联强大的国家机器面前他们还有所收敛,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上层开启了寡头时代,而底层则开启了黑帮的时代,对于普通人来说,加入黑帮成为了一种自保和谋生的手段。

  尼古拉斯自然也不可避免的被时代的洪流裹挟着向前走,他的人生轨迹急转直落,从一个牧师变成了黑帮份子,因为不成为黑帮份子,他连吃饭的权利都没有,想要活下去,活的稍微好一点,他只能选择成为黑帮。

  原本幼年时的信仰就不坚定,加上一段时间的放任,他不可避免的走向了黑暗。

  他这样的人数不胜数,我们每个人对“时代”这个词总不是很敏感,总觉得它和我们每一个个体没什么关系,实际上它却深刻的影响着我们每一个人的命运。

  尼古拉斯和瓦鲁耶夫那种变态不一样,他混黑道为的只是讨生活,虽说打打杀杀是常事,也曾无意中弄死过人,但从未曾经历过如此大规模的死亡,下午神使大人叫他们将人丢下火车,尼古拉斯他们并没有太多感觉。

  其一是野狼帮的人都该死,尤其是野狼学院里面出来的人,每个都有几条人命在手,那属于死有余辜;其二,他们真的认为林之诺是神,神在审判有罪的人,他们只是执行者,因此在思想上不会觉得有任何不合适。

  所以,虽然下午他们收割了二十多条人命,都没有眼前这一幕来的冲击。

  自杀这种事情一旦具有仪式感是能给予人强烈震撼的,尤其是电影中的情节就这样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还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性如此果敢的赴死。

  尼古拉斯伸手合上金恩娜的双眼之后,包间里的四个人都沉默了许久。

  最后还是成默先开口,“把她脸上的人造皮肤全部扯下来,在把衣服全部脱掉仔细搜一下身.....”因为缺乏经验,没有先拔掉对方的毒牙,这叫成默犯下了致命的失误,本来他应该是胜券在握的,要知道几乎是没有人类能抗过水刑,不管是谁面临这种刑罚除了去死就只能招供。

  读多了真实的历史,就会知道所谓烈士都是书上编的故事,实际情况是,任何情报组织都有严格的安全机制,被捕以后他们会招供,但不是一下都招出来,而是一点点捅出来,拖时间,等到他们招出来关键的信息时,组织已经通过安全机制变换了地点乃至工作人员,敌人也就没有收获。

  金恩娜也是这样做的,但希尔科夫在这辆封闭的列车里无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反叛的大魔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未曾相顾年华里只为原作者赵青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青杉并收藏反叛的大魔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