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sp55aa”的万赏)

  热力学第二定律,在任何闭合系统中无序度或熵总是随时间而增加。换言之,是墨菲定律的一种形式:事情总是趋向于越变越糟。——霍金《时间简史》(本章BGM——《entropy》,Nigel Stanfor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莫斯科时间4时26分。

  在黎明的曙光尚未到来之际,疾驰中的K20十六号车厢,41-42包间里爆发出第一声枪响,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三声,只是在列车前行的声响中,这连续的三声瞬间就被淹没,列车依旧在朝着日出之地义无反顾的前行,似乎没有什么能够改变它的方向。

  而在列车的内部,这短促的枪声打破了原本就不宁静的气氛,处在破碎边缘的平衡又被向前推动了一点点。

  片刻的沉闷过后,“呯~呯~呯~!”的敲门声和俄语以及英语的问话声在41-42包间外面响了起来,让不安更加激荡。

  此时此刻,在包间里面。

  站在床上靠窗户角边的谢旻韫落目睹了这一切在瞬间发生,她期待的奇迹向闪电一般的出现了,她却丝毫没有兴奋的心情,在这一刻刹那她的脑海里又沉浸入了一片空白,仿佛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

  K20次列车消失了;连绵不绝的车轮与铁轨撞击的咔嗒声消失了;窗外无边无际的黑暗消失了;跪倒在地然后缓缓扑在地板上瓦鲁耶夫消失了;包间外面急促的敲门与问话声消失了......

  她的眼前什么都没有,时间和空间都变成了灰白色,显得浑浊而阴暗。她站在什么都没有的空间里一切的感官都消失了,只有肌肤似乎还能感受到粘稠的空气在艰涩的流动,这粘稠的空气直冲脑海,按压住她的思维,让她的呼吸停顿,甚至快要窒息了。

  “完了,完了.....”谢旻韫的脑子里只剩下这两个字,她感觉自己正朝着无尽的绝望的深海里滑落。

  “学姐,赶快下来帮忙....”

  这个时候一个淡定冷静的声音如暮鼓晨钟一般在谢旻韫的耳边敲响,谢旻韫仿佛看见了深海里投射进来的一线阳光,又像在光怪陆离流离失所间找到了前行方向,又如同似跋山涉水穿越了千年时光。

  谢旻韫宛如被人从水中捞了起来一般,所有消失不见的东西重新被感知,声音、画面、气味、温度.....全部再一次涌入她的眼耳口鼻、四肢百骸。

  但在这一个刹那,在她恢复感官的刹那,谢旻韫视野里所有的景物都是黑白色的,只有眼前站着的成默是彩色的。

  安稳的彩色。

  她微微张着已经被咬破的唇,呼吸急促,大汗淋漓的看着成默。

  成默平静的看了谢旻韫一眼,对外面嘈杂的声音充耳不闻,轻轻说道:“深呼吸!”

  谢旻韫没有想到成默射杀了一个人之后还能如此淡定,像是早已习以为常。

  实际上成默早在心里模拟过很多次迫不得已杀人的情况,再加上他不是第一次以暴制暴,也不是第一次直面死亡,因此才能表现出一脸从容无所谓的样子。

  幸好K20铁路上一向不太平,包间的门格外的牢固,加上对方不知道里面发生了情况没有暴力的破门,所以成默和谢旻韫在当下的一两分钟内还是安全的。

  成默弯腰检视了一下瓦鲁耶夫背部的伤口,金牛座是小口径手枪,造成的破坏力并不大,三个瞬时空腔分布在脊椎附近,深蓝色纹身上面有三个红色小孔,看上去伤势不算严重。

  成默猜测是瞬时空腔引起组织撕裂或者切断了神经,造成严重的疼痛效果,导致了对方晕厥或瘫痪。

  他从床底下摸出被瓦鲁耶夫踢进去的水果刀,对谢旻韫说道:“学姐别愣着了!去把防盗链挂上,把床底下的箱子全部拖出来....”

  谢旻韫并没有完全回过神来,没有理会成默的吩咐,她四肢发软的看着成默有些焦急的问道:“怎么办!我们杀了人!”

  成默淡淡的说道:“首先人是我杀的;其次他是野狼帮的黑道份子,不是警察,我这是合理的自卫反击....”

  听到成默平静冰冷的解释,谢旻韫像是松了口气,脑子这才彻底的清醒过来,力气灌进了身体,她立刻跳下床,俯身抱了成默一下,小声说道:“不管他是什么人,责任我们一起承担.....”

  成默感觉到了谢旻韫滚烫的身体贴在他的后背,她湿漉漉的手心从自己的手背上滑过,拨动了成默心里的某一根弦,成默心想:不过是吊桥效应罢了,不要太在意。

  他轻轻的说道:“学姐,快按我说的做吧,等那些黑帮份子进来就糟糕了!”

  谢旻韫“哦”了一声,连忙从成默身上起来,快速走到门边将防盗链挂了上去,然后准备把箱子从床底下拖出来。

  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反叛的大魔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未曾相顾年华里只为原作者赵青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青杉并收藏反叛的大魔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