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p;

  分身已经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了,趁着酆都大帝刚睡醒,还迷糊着的时候,赶紧糊弄一下,等到张正义埋下的定时炸弹爆炸。

  在那些后手爆发的时候,可以明显的感觉到,酆都大帝稍稍阻拦了微不可查的一瞬间。

  只可惜这里不是化身,只是一个分身,他再厉害,也没没办法救人了。

  而现在,这些所有微小的细节,都反馈到秦阳这里了。

  秦阳闭着眼睛,梳理着分身在里面找到的所有信息。

  最大的一个疑问,就是这个酆都大帝,到底是不是酆都大帝。

  不管那具尸身还剩下的实力有多少,仅仅残留的生前的势,自然而然流露出的神韵,都是秦阳见过的所有强者里,最强的那一波了。

  绝对是跟太昊本尊一个级别没错。

  再加上尸身露出来的双手,形如干尸,上面遍布着细密的裂纹,那种裂纹本身,就形如道痕。

  绝对是大风劫降临的时候,对尸身留下的伤害。

  以这些细密的裂痕,可以推导出来一个结论。

  那个时候,酆都大帝肯定是已经死了,而且尸身残留的实力,绝对不会太强。

  否则的话,尸身不可能还能保持完整。

  大风劫降临,撕裂天地,这件事绝对符合“天塌下来,个高的顶”这句话。

  越强者的人,遭遇到的伤害就越高,相反弱鸡能感觉到的,可能也只是元气衰退,天地震颤这种事。

  而那个尸身是酆都大帝的尸身,基本没有任何疑问。

  有疑问的只是说话的那个家伙,到底是不是酆都大帝。

  若不是的话,就有可能是尸身孕育出来了新的意识。

  毕竟,酆都大帝已经在亡者之界出现了。

  如今没人比他更了解亡者之界。

  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以死灵的身份出现在亡者之界,同时又以不祥亡者的身份,出现在生者的世界,还同时拥有意识。

  若亡者之界的酆都大帝没问题,那这边这个化作不祥的干尸,里面的意识肯定就不是酆都大帝了。

  反过来也是一样,若这边的是酆都大帝,亡者之界那边就不可能是酆都大帝。

  说真的,秦阳还真的没想过会出现这种情况。

  他的预测之中,就算尸身尚在,大概率也只剩下尸身,尸变次之,唯独没想过酆都大帝的意识还在。

  他要是真牛逼到意识可以同时出现在两界,那他早就平推一切了。

  就算是府君的化身,同时出现在两界,那也是钻了空子,化身藏在忘川河里,压根就不算是正儿八经的亡者之界死灵。

  亡者之界的酆都大帝,却是毫无疑问的,正儿八经的亡者之界死灵。

  结合了一下入口,还有酆都之冢的布局,秦阳推测,唯一靠谱的结论便是,亡者之界那边的是假的,这边的才是真的。

  只有这样,大嘴的口水,才能当做钥匙使用。

  而这些事,酆都大帝本人,肯定也都是知道的。

  真让人头大。

  咋就成本尊了呢?

  本来他还想试试,把酆都大帝的尸身超度了,试试亡者之界的酆都大帝,究竟会有什么变化。

  现在还试个屁,连这个想法的底子都是错的。

  秦阳蹲在那看了半晌,对张正义挥了挥手。

  “张师弟,要不你先走吧,这事有点麻烦了。”

  秦阳将事情大概说了一下,张正义眼睛一转,沉声道。

  “秦师兄,我还是跟着你吧,有些事,你真不如我。”

  秦阳想了想。

  “也行,我们先在这里转转。”

  秦阳看着脚下的变化,化作一只血盆大口的入口,已经慢慢散去,恢复了原样,变成了一块铭刻着十个失去威能符文的石板。

  秦阳没急着进去,进是肯定要进的,现在跑了,才是留下大破绽了。

  还好之前留下了话头,他的本尊在甩掉府君,乍一听是被府君追杀,后面也可以说成跟府君套了套近乎,但是不想让府君知道这里,反正左右都是他自己说。

  带着张正义游走在外面的陵寝群,阴邪鬼物众多,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应有尽有,极为稀少的鬼物种类,这里也都有。

  道君之下实力的鬼物,这里就有七八个,隐隐还有一个更强的,却没发现在哪。

  游走,做记录,尽可能的捕捉所有可能存在的信息。

  在这里慌了十来天之后,等到正殿大门所在,又没有人的时候,秦阳才带着张正义再次出现在这里。

  如法炮制,打开了大门,而后将张正义塞进了海眼里等着。

  秦阳沉吟了片刻之后,一跃而下,跳入其中。

  再次进来,只见酆都大帝已经走出了棺椁,静静的悬在正中,环视着周围。

  “属下秦敬业,拜见大帝。”

  秦阳老老实实的行礼。

  “府君已经离去,想来一时半刻是不可能追到这里了。”

  “你说的往生部是何物?”酆都大帝悬立在棺椁之前,自顾自的问道。

  “那是属下进入亡者之界之后,觉醒的一个神通,可以送死灵前去往生,托大帝信赖,册封属下为往生部部长,再属下归来之前,已经送了不少同僚前去往生。

  只可惜,属下神通觉醒之后,什么都无法操控,只能确定,可以送人往生而已,往生在何处,成何种族,一概无法掌控,无法确认。”

  秦阳说着,就见酆都大帝缓缓的转过身,一只手按在脸上的面具上,缓缓的将面上的面具摘下。

  露出一张布满裂纹的干尸面孔,他的眼睛瞪的大大的,死死的盯着秦阳。

  秦阳与其对视到的瞬间,便感觉到心中有什么东西在呼之欲出。

  身为斩忆专家,秦阳第一时间明确,被牵动的便是他的记忆。

  秦阳微微一怔,不做抵抗,任由那点被牵动的记忆出现。

  因为他现在说起这些事的时候,本身就是在回忆。

  若非他有塑料黑剑在身,恐怕都察觉不到那一丝微不可查的顺势引导。

  他的双目有些失神。

  回忆起当时见到那颗巨大灰色烈日,被册封的画面。

  霎时之间,周遭的一切,仿佛都随之淡去,秦阳双目失神的站在那里,酆都大帝转过头,看着周围的一切,如同亲临当时的画面。

  他看到的那颗灰色大日,也看到了灰色大日上浮现出的眼睛。

  转瞬,所有的画面消散,一切又恢复到了酆都之冢的样子,秦阳也回过神,连忙道。

  “大帝恕罪,属下回忆起当初,有些失神了。”

  “无妨,你继续说吧。”

  “属下经营往生部多年,也见到过大嘴大人和幽雾大人,还在忘川河见到了府君的一尊化身,将其击杀。

  而后属下意外发现了可以归来的方法,便得命归来,时至今日,终于找到了大帝所在。”

  说着,秦阳拿出了塔香。

 &e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一品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未曾相顾年华里只为原作者不放心油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放心油条并收藏一品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