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p;

  轻歌:“……”

  感情罗大叔是误会了沈清萧的意思。

  不过——

  轻歌揉了揉被罗城敲打的脑壳,眼神哀怨了几分。

  精神世界中,古龙前辈倒是有些幸灾乐祸。

  他极其想知道,若罗城知道被他虐待的人,是日日奉若祖宗的女神,该是怎样精彩的表情。

  这三千世的修炼者们,若得知这个少年天才,是个女子,又该如何?

  想至此,不知为何,古龙前辈陡然热血沸腾了。

  “无痕,你才来三千世,有所不知,沈清萧是继裴越之后,被武皇看中的人,日后很有可能去长生界的。”

  罗城苦口婆心地劝说:“虽说好男儿,头可断,血可流,名节清白不可被玷污,但是非常时刻,你就委屈一下自己吧。再者说了,你看沈清萧坐在轮椅上,一双腿站不起来,也不能拿你怎么样,最多小打小闹。”

  轻歌嘴角猛地一一,无语地望着罗城。

  罗大叔所言,是什么虎狼之词?

  “裴越的实力很强吗?”轻歌问道。

  提及裴越,罗城叹了口气,眼里都是惋惜之情。

  “在裴越面前,姜如烟,沈清萧,都黯淡无光。只可惜,裴越堕了心魔。”

  罗城叹道:“自从他心爱的女子离开人间,他便把自己的心和灵魂给封印了,否则,他会是当之无愧的三千世第一天才。”

  轻歌眸光微凝,若有所思。

  这裴越若能为她所用……

  夜。

  少年提着一壶富贵酒,几粒好运糖,来到囚牢的边沿。

  裴越一言不发,却是默契地接过了富贵酒,仰头喝了一口。

  半醉半醒时,他仿佛能看到昔日的女孩,扑入他的怀中,在大庭广众之下,堵住他的双唇。

  他从未遇见过这把的女子,柔情如水,浓烈似纷然的火,他心甘情愿在大火之中,化作她的灰烬。

  想至此,裴越眼眶湿润,咽喉胀痛,平静多年的情绪,起了一丝涟漪,逐而疯狂的蔓延,扩散至四肢百骸,全身上下。

  “我也爱过一个女子。”轻歌曲着腿坐在一旁,目光透过眼前阴暗的景,望向了千里之外的远方。

  裴越侧目看她。

  她说:“但我们之间,隔着天堑。”

  “他是万人拥戴的神明,而我生活在黑暗的苦海里,我们,天差地别。”

  少年皱了皱眉,说:“他是世上最可爱的人,我深爱着他,永远。”

  “若他有朝一日,离你而去呢?”裴越问道。

  少年轻呷了一口断肠酒,闭上眼眸享受着醇香烈酒带来的穿肠滋味。

  她在享受这片刻的美妙。

  良久,才缓缓睁开一双尽是风流的眼眸,说:“他不会离我而去,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魂。哪怕天差地别,他也会历尽艰辛,毫不犹豫朝我走来。我亦,如是。”

  这是一种坚定的信任,少年眉间,散发着自信的光彩。

  笼中的其他人,歆羡地望向了少年。

  这样的信任,世上的大多数人都没有吧。

  裴越愣住,拿着酒壶的手,猛地一颤。

  “裴兄,换而言之,她并未离你而去,生和死,她都深爱着你,不是吗?而你,也从未放弃过她,那你为何要放弃你自己呢?”轻歌劝解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夜清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未曾相顾年华里只为原作者夜青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青天并收藏夜清清最新章节